傅作义宣布首义时,这个属下大哭,说再不克为校长尽忠了

2020-10-12

\u003cp>1949年北平的和平自在,傅作义将军功莫大焉,不过,傅作义将军固然宣布和平首义,但他帐下的不少中央系将领却不愿首义,比如第九兵团司令石觉。\u003c/p>\u003cp>实际上,北平安平首义远异国吾们想象的那么轻盈,由于那时傅作义手中的50万军队,只有一半属于本身的直系,另外一半则是蒋介石的中央军,这些中央军实力强横,而且对老蒋真心耿耿,一旦发生冲突,恐怕就连傅作义也难以掌控局势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317098BFF04A5A2BD122059087171C46213F84B8_size45_w532_h437.jpeg" />\u003c/p>\u003cp>于是,傅作义在正式首义之前,进走了邃密的安排,一方面,将北平城防义务交给本身的35军和104军,中央军则被调到了北平野外;另一方面,傅作义特意成立了城防司令部,给每一位师以上干部配备随走人员,云云一来,就等于把中央军将领监控了首来。\u003c/p>\u003cp>1949年1月21日,傅作义伪借召开剿匪会议的名义,把一多中央军将领叫来,并立刻封锁会场。会上,傅作义正式宣布和平首义,这些中央军将领固然内心不悦,但自知已无退路,一个个气得脸通红,其中最兴味的莫过于石觉,竟然当场哭了首来,声泪俱下地说,再不克为校长尽忠了!\u003c/p>\u003cp>不过,傅作义对他们也算仁至义尽,特许中央军师以上干部能够只身乘坐飞机前去南京。自然,部队得留下。就云云,群龙无首的20多万中央军得以顺当改编,北平也得以顺当自在。\u003c/p>\u003cp>那么,这个石觉为什么物化活不情愿首义呢?除了他所谓的“为校长尽忠”之外,还有一个关键因为,就是他和吾军可是“分外眼红”的老对头了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91935339C91D3093480B791FE5520ABC864D66F7_size77_w450_h396.jpeg" />\u003c/p>\u003cp>早在围剿红军时期,石觉就是蒋介石的得力干将,其中围剿赣东北红军,致使方志敏同志殉国,这是出自他之手。\u003c/p>\u003cp>后来,红军踏上长征之路,石觉又是穷追不弃,一同打到陕北一带才罢息。以是说,有这么一笔血债累累的旧账,石觉哪还能放心地和平首义?\u003c/p>\u003cp>石觉回到南京后,老蒋望他“真心可嘉”,就任命他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副总司令,兼上海退守司令,企图固守上海,延缓自在军的攻势。\u003c/p>\u003cp>然而,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石觉自恃为安如泰山的上海外围防线就彻底瓦解,上海亦随之自在,石觉只益灰头土脸地退守至舟山群岛,直至1950年5月退到台湾。\u003c/p>\u003cp>石觉固然一再战败,但凭着对老蒋的一颗真心,到了台湾后照样受到重用,并晋升为陆军二级上将,直到1986年病逝,终年78岁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71709BDBD9C6727FE31E2918EDC1183CE9CDF0C3_size166_w867_h668.jpeg" />\u003c/p>\u003cp>另外值得一挑的是,石觉固然永远跟吾军刁难,但在抗战时期,也堪称抗日名将,打出了中国武士的尊厉。\u003c/p>\u003cp>石觉是黄埔三期弟子,1937年周详抗战爆发时,正担任第4师第10旅少将旅长,先后率部参添了南口战役、台儿庄战役、武汉会战、枣宜会战、豫中会战、长衡会战等等,可谓身经百战,立功多数,并升任第13军军长。\u003c/p>\u003cp>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信服后,石觉率领的第13军被指使为受降部队,特意从广州乘坐火车北上,参添受降仪式。\u003c/p>\u003cp>要清新,能代外中国军队参添受降仪式已是荣耀,而石觉所受降的部队,照样曾经盛气凌人的日本关东军,更是石觉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。\u003c/p>\u003cp>但怅然的是,行为老蒋的直系喜欢将,到晓畅放搏斗时期,石觉也不可避免地站在了人民的迎面,最后落得个不堪的下场。\u003c/p>